武汉都市网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娱乐 > 正文

李湘、李静、汪涵…主持人就能玩得转直播吗?

2020-07-28 12:31来源:未知 点击:

前几天,我们写了小姐姐们的直播现状, 想想其实挺感慨——时代的变化太快了。

疫情也加速了直播业的发展,让明星进入了这一领域,现在品牌对代言人的要求,也已经把“直播能力”作为考虑因素。 正如刘涛说的: “以前我们代 言品牌,就是拍些平面照,然后组织 几百人、几千人的活动现场; 现在品牌方会直接要求你去直播间,商业模式彻底改变了。 ”

在这样的大环境下,直播是风口,演员艺人们又无戏可拍,可不就一窝蜂地来到直播间了吗?

但是,直播也并非没有门槛,我们上一篇文章中就分析了各位明星在直播中的表现,有好有坏,谁是水平真的高,谁又后继无力,都可以看得到。

这里面的逻辑很简单,直播要反应快速,头脑清楚,嘴皮子利索,而这三样,就是主持人碗里的菜啊,论吆喝论控场能力, 谁能比得过主持人呢?

战绩:观看人数最多3000万,平均1000万,最强成交额1.3亿(2019年双11)

李湘是主持人,以说话为生,也以说话为乐,不让她说话就是憋死。李湘曾经说过自己开直播的初衷就是找人说话:“我在家快憋疯了,我老公也不是那种会聊天的,没有人跟我讲话。”

当然这是一个很正当的说辞,至于真正的动机,咳咳,钱,谁不想挣多一点呢?作为一个湖南人,李湘的商业天赋在众多主持人中中算是很优秀的。

不得不佩服李湘的战略眼光,在脱口秀还很弱的时候,她就跑去支持脱口秀,直播还很low的阶段,她就热情地投入进去,什么都卖。后来直播遍地开花,李湘得意地对着镜头说:“怎么样,现在LV也来直播了,这有什么!”

▲李湘直播间的特点就是美与壕,一股浓浓的贵妇风,背景就是大片的鲜花,而且每场的鲜花都不一样,是精心搭配过的。李湘本人也是各种豪表、豪钻、红唇、红指甲,热热烈烈花团锦簇,处处洋溢着辣妹子又辣又富的热闹感觉。

李湘能够放开拳脚去进军直播,一方面是她早已转战商海,二呢因为她主持人的身份,主持人和演员不一样,演员开直播顾虑重重,因为对主业是有折损的,一是降低神秘感,二是播得太频繁、太接地气了,演戏时会让人出戏。

李湘语速极快,口齿极脆,小钢炮一样,无论播几个小时都能保持不间断、高质量、准确密集的输出。

对于消费者来说,感觉5个小时就身陷于大卖场,李湘和助理们能让你永远有一种鸡血上头的亢奋劲儿,说明她把握住了卖货的精髓,这一点就真的服。

那天也不知道赵薇是不是自己家的酒喝多了精神恍惚,整场下来就五个字可以形容:一问三不知。惊魂未定,也不说话,也没表情,偶尔说句话,声音又很低沉。

李湘问她酒的等级,她低头找资料;问她葡萄怎么选,还是低头找资料。真让人怀疑这是赵薇家的酒吗?

即便遇到这样堪称“灾难”的嘉宾,李湘还是成功地hold住了场面,赵薇介绍不来,她接下话茬自己介绍,非常专业也非常卖力,有这样一个能托住底的主播,真是嘉宾的幸福啊。

李湘的风格豪爽大气,要说她直播间的特点,就是“不差钱”。某一场直播里,她承诺大家,粉丝300万就送车,粉丝500万就送房。

而且她也经常送自己的东西,而不是依赖品牌赞助。我曾亲眼看她送出一个爱马仕包包。但这样贵重的礼物李湘也不是随随便便送,钻粉可以,新粉就不行,处处透着一股“拜我的码头,就决不亏待你”的江湖气。

李湘的经典动作就是手指着屏幕说:“我告诉你,湘姐不小气!”聊起来LV,兴之所至,又双手一挥:“说到LV,这样吧,618我买几个LV送给大家!我之前爱马仕都送了,LV算什么啊!”

更不要提平时在直播间里,湘姐高兴了就送这个送那个,“你们想要什么给湘姐说哦,湘姐给你们搞过来,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啊!”旁边小助理的表情也是很配合了。

除了大方,李湘还非常的豪气,有一种“我在江湖上混,谁都要给个面子”的大姐头气场。

比如那次赵薇来直播,随口说了一句:“拍《中餐厅》时都是用我的酒啊,可后来一个镜头都没有给。”

李湘马上对着镜头喊话欧阳常林:“欧阳台长,怎么回事啊,你告诉你的徒子徒孙们,这样不行哦!”

▲欧阳常林很欣赏李湘,对其百般呵护。李湘当年当制作人拍电视剧时,欧阳常林还亲自去探班。当时的女主角是江铠同,欧阳常林对李湘说:“有眼光!”又转头对江铠同说:“好好演,这部剧红了,你也出名了!”

她还很喜欢玩给面子就打折的游戏,黄奕那次过来卖产品,承诺买一件打8折,买两件打五折,买三件呢,送面膜。

湘姐当机立断:“不要买三件送面膜了,买两件就送好不好?”黄奕做痛苦状:“湘姐你这样也太过分了!好吧,你这么大气,我也不能小气嘛!”

嗯,这一幕其实咱们都在街头见过,哈哈哈,说白了就是做生意必不可少的套路。但是李湘把商业套路应用地如此纯熟自然、信手拈来,不得不说这是一种天赋。

李湘豁得出去,又极度务实,也极度自信,她早已不在乎那些七七八八的评论,只是一门心思地去赚钱,让别人眼红嫉妒羡慕去吧。并且一点也不怕树大招风,毕竟这些钱都是自己凭本事赚来的。

说到底她是个聪明人,明白自己的天赋所在,明白自己想要什么,可能你觉得她富得略庸俗,但人到中年,可以是庸俗地富有不也是幸福的一种么?

李湘干脆连名字都改了,变成了主播李湘,拉开了架式在这个行业扎实了根基,很聪明地就先自己把自己降维了,我都已经承认自己是家庭主妇闲来无事的快乐购物时光,你们就放过我吧……

战绩:观看人数最多232万,平均70万,最强成交额300万(2019年天猫双11开幕盛典)

李静进入直播,一点不让人惊讶,毕竟她算得上跨界最大、精力最充沛的主持人。

李静有着一整套极为励志的人生履历表:父母都是普通的铁路工人,李静从河北师范大学毕业后,到张家口电视台当主持人,因为表现好,又节节攀升,去了北京台、中央台。

在央视做得好好的,又辞职,跳出体制,和戴军创办了一个嘻嘻哈哈的小节目《老鹰捉小鸡》,而这,就是16年长寿节目《超级访问》的前身。

从此李静在主持界披荆斩棘,李静是啥档次的主持人已经不用过多渲染,站在台上把自己的节目名报一报,那就是霸气本霸。

成为著名主持人的李静,又不满足于当下的事业,创立乐蜂网开始卖货。后来乐蜂网被唯品会收购,李静全身而退。

当时还闹出一个挺有名的梗,李静对记者说:“终于卸下了担子,把乐蜂网给卖了,75%卖给了唯品会,剩下35%自己留着。”

戴军当时就震惊了,卖掉75%怎么还剩35%?李静一直说自己不会算账,看来是真的啊。

而李静“商界木兰”的称号也是在乐蜂网时期被叫上口的,是很权威的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颁发给她。

李静开直播带货,其实是最有资格的,因为这十多年她一直都混迹在美妆时尚的行业里,那档著名的《美丽俏佳人》就是中国最早的“种草”节目不是吗?

《美丽俏佳人》其实模仿台湾的《女人我最大》,但没有模仿到精髓。女人我最大的蓝心湄是拿着自己真材实料的爱马仕和LV来做节目,而《美俏》的时尚品味,就……emm……有点灾难。

比如有一期介绍大size首饰,那一期的嘉宾还是没什么名气的杨幂,主持人春晓亲切地叫她“小杨幂”,她也排在最后出场,示范发型和首饰也都是资历最浅的杨幂担任。

给她戴上一堆塑料手镯,然后说“这种风格的不能戴太多,会显得太笨重,一点点就好。”

仅从最直观的数据来说,李静和李湘比就差了十万八千里。李湘的观看人数一般维持在一千万左右,而李静呢?好一点能破百万,平均水平70万。

明明比李湘资历老,人脉广,又多年在女性生活方式的圈子里打转,而且最重要的是,李静的精力、勤奋与努力程度比得上十个李湘,可为什么就是不灵了呢?

我总结就是李静的性格太稳、太家常。一个不“抓马”、不“戏精”的主播,其实很难在呜呜泱泱的同行中脱颖而出。

作为自媒体人,当然对李静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,我号写到某位明星,必看的资料就是她的《非常静距离》。她总是像一个办公室大姐,唠家常似的就把观众想知道的事情都套了出来。

在直播中,李静也是非常称职的,什么话都能接,再冷漠的嘉宾也能和她聊得热热乎乎。但直播毕竟和访谈节目不一样,直播的主旨不是聊天,而是卖货,它不需要太稳,需要的是刺激、热度,需要能让消费者瞬间激情下单的鸡血劲头。

更重要的一点是李静对自己的身份已经从幕前转到幕后了,和做主播相比,她更愿意当老板。

她的公司其实很早就开始直播,用她的话来说“我既懂电商,又懂明星”,三年前她公司就已经直播了近三百场,但主播并不是她本人。也是在那时,李静认识了还是nobody的薇娅和李佳琦,如今李静也牵手了薇娅,她背后的东方风行和薇娅背后的谦寻已经达成“战略合作”。

如果说十年前的《美丽俏佳人》成为一代人的时尚启蒙,是因为李静嗅到先机,先下手为强,导致没有竞争者;而如今的直播带货,则奉行的是丛林法则,一切用数据说话,谁强谁上。在这一点上,李静无数次坦露过自己的压力。

李静也坦言,相比起不太擅长的直播带货,她更想做“直播访谈”。之前她为《静距离》节目采访傅园慧的那场直播就是个很好的例子,也是因为那一场,李静才说出了“直播访谈是未来”这句话。

战绩:观看人数最多700万,平均500万,最强成交额1500万(2019年630快手首秀)

柳岩近几年已经转型到了表演领域,但是她也是主持人出身,最早在光线传媒做娱乐节目,后来也一度主持过许多大场面。

柳岩的直播平台不在淘宝,而是在快手。若论影响力和观看人数,她也远远比不上李湘,但就很奇怪,我们上篇稿子发布后,很多读者都在后台提到了她。

我去看了柳岩的直播,正像是很多读者总结的,柳岩的直播水平相当高,她口齿伶俐,基本没有冷过场、吃过螺丝;开得起玩笑,玩得来梗,介绍商品的热情劲儿和刘涛差不多。

而且她也谙熟直播的一些小窍门,比如给自己取个slogan之类的,刘涛取的是“刀客爱刘一刀”,柳岩就叫“听姐姐的”。

有一次德云社的秦霄贤来做客,说自己刚搬家,家里没有吹风机,柳岩当场就说“姐姐送你。”大鹏于是在旁边说:”那个,我也刚搬家……“

柳岩说:“都以为我直播是为了赚钱,其实我一点不缺钱!”大鹏马上捧哏:”我缺钱!“

柳岩也是非常早就有直播思维的艺人,她和大鹏的电影上映时,就几乎跑遍了当时最有名的直播间。

而那部电影最有名的一个场景就是柳岩饰演的淼淼对着镜头卸妆,边卸妆边讲述自己的北漂辛酸史,和柳岩本人的经历也很相像。说起来这也是关于直播的缘分。

再往前追溯,早在2016年,柳岩淘宝的直播带货成绩就相当不错,当年还挖出过一个考古,张大奕问”直播最多人是谁?“工作人员:”好像是柳岩。“这时张大奕对着镜头说了一句:”柳岩有胸了不起。“

所以,要问柳岩这样一位算不上一线的主持人,作品也不多,咖位也不是很大,为什么能在直播里混得风生水起了?

我想是因为她早已炼成百毒不侵的体质,而其中的关键,可能就是“有胸”二字。

柳岩成名多久,这两个字就跟随多久,这两个字也几乎成为了她唯一的标签,所到之处,皆能收获一些无意或恶意的、习以为常的调戏。

郭德纲拿着她的照片对其他女明星说“不平胸何以平天下”。敢情不在场都能被cue到。

我想柳岩一定并不享受这个称号,她一直在奋起抗争,把这些男性视角下的“玩笑”一条一条刚回去。

主持人问的太露骨,柳岩斜着眼揶揄:“他情绪比我还激动,我都想把我的胸挪到他身上借给他用了。”

吴宗宪在一个很大型、很郑重的场合也开过不恰当的玩笑:“如果我是牛人,那你就是牛奶吧。”此话一出,全场爆笑,大批起哄者。

其实,性感是好的,我们也乐于接受男性的赞美,但是赞美和调戏往往就在尺度之间游移,而这个尺度,能清晰、敏锐地被女性感受到。

所以后来的柳岩很少以性感示人,她说”我不想被物化“,”不想成为一个可以被任何人调戏的柳岩。“

柳岩以性感成名,对她来说这也许就是成名的代价,只能说既然以性感女星的身份被所有人知道,那么就要预料到所面临的局面。

但是,在这个过程里,柳岩是练就了很强的抵御能力和化解能力的,她已经很善于面对”不舒服“,也很善于自嘲。

《脱口秀大会》里,她几乎开遍了自己的玩笑话:”我喜欢把心事隐藏起来,当然了,有些地方,藏都藏不住”;“你们以为我愿意和大鹏炒CP吗?“”我愿意啊,因为他红嘛。“

一个有着强大心理素质的女明星,就代表着她能够接受很多热点和话题,聊天百无禁忌。如果再口齿伶俐些、反应机敏些,对待护肤美容又是真的热爱,那么一场带货直播就基本上是成功的。

战绩:观看人数最多2287万,平均2000万,最强成交额1.56亿(2020年517首秀)

汪涵来直播,我是蛮意外的,毕竟他是个连微博都没有的人,却能赶得上如此新潮的事情?

这一方面源于平台的大力支持,汪涵和其他明星主播是不一样的,其他明星都是自己开场子,自营自收,顶多和平台达成一些商务上的谈判条款,比如怎么分成怎么推广;

而汪涵不一样,他的”向美好出发“是有官方背景的,淘宝想打造一种”商业+综艺“的全新模式,而且汪涵带的货都是国货,并不是哪个品牌想来就能来。

现在整个直播市场以女性消费者居多,而汪涵似乎开辟了另一条道路,他卖车卖房,卖茅台卖黑茶,感觉就十分适合。

很多厂家也是看重他的文化气质:”汪涵老师在各种明星或者主持人里面都是属于比较有内涵的,这跟我们自己的客群定位比较吻合。“

说实话,汪涵的直播风格还蛮新鲜的,语速慢,一如既往地稳重,动不动就能和你聊到上下五千年。

他也从来不谈价格,所有领券啊、包邮啊、怎么拍啊、售后问题啊,都交给拍档介绍,汪涵从不亲自下场,感觉和整个火热的直播氛围很不搭,所以很多人把他称为”老年style“。

但是客观地说,汪涵竟然非常种草,我为了写稿看他的直播,稿子没写完,倒是下单了不少,可能他能够照顾到很多不喜欢闹腾的人的心理需求……

比如有一期请到陈数,聊起她对口红的热爱,陈数说:“我最极致的一次是用四个口红调出来一个色号。”

汪涵慢慢悠悠地贡献金句:“要创作一个作品,要精致得近乎于残酷。”然后又扯到梨园戏曲: “传统戏剧的角儿,上场之前讲究三白,领白袖白,连鞋底都是白的,这就是精致。”

聊起燕窝,汪涵先从《本草纲目》掰扯起来,然后就开始调皮:“你知道吗?最开始吃燕窝的是郑和,郑和下西洋,路上没东西吃,一抬头看见燕窝,吃了之后,天呐,精神百倍,游泳就游过去了……”

聊到牛奶,要请出老板,汪涵:“我们接下来要请出品牌创始人,请出这头牛,不,请出这个人!”

当然,汪涵坐在那里,就要把控整个直播的气氛不走偏,不能太娱乐、物质和俗气,要有高大上的氛围。我感觉他像是在主持芒果台的春晚,该轻松的时候就玩笑,该正经的时候,谁也比不上他的正经。

比如第一场,汪涵就有很多“义正言辞”的台词 :“当你拿着国货,你会觉得和祖国息息相关,我所拿的,正是我脚下这片土地上生产的,那种骄傲油然而生……”

卖一款照片打印机时,汪涵:“其实当你拿出相片和放进相片的一瞬间,这是你和生活的互动……”

很多人认为汪涵来直播属于玩票,但其实不然,汪涵对待直播是非常认真的,东西都要亲口吃,也会设计一些小桥段,卖雪糕就模仿童年的吆喝声,每一场都会请到合适的嘉宾。

和其他的明星或主持人相比,汪涵的起点非常高,很难被模仿。他大概代表了男主持直播带货的“最高水准”,既有情怀,又能赚钱,有平台的大力支持,也有品牌的青睐。

最重要的,是汪涵多年积攒下来的口碑和资历,汪涵开直播的时候,淘宝说“半个娱乐圈都在应援”。

而这次的“半个娱乐圈都应援”事件,又成功地带出了汪涵和何炅的人气大比拼。

有人统计出给汪涵应援的明星人数,又有人统计出给何炅生日祝福的明星人数(人称“何榜”),一个汪榜,一个何榜,也真是感叹,现在的作业还是布置得太少了吧……

不得不说,商业模式是时代最敏锐的探测仪,十多年来,我们普通消费者已经习惯了某种互联网商业思维,那就是在平台上搜索商品,然后甄别、比较、下单购买;

而现在,甚至不需要你甄别、比较、下单购买了,因为有一个又一个的主播带领着你“云逛街”,他们帮你甄别、比较过了,你只需要跟着下单就可以了,这其中最值得信任的就是直播业中涌现的佼佼者,比如薇娅和李佳琦们。

讲真,直播是给不太想动脑筋又想省钱的懒人们准备,他们才有大量的时间,可以观看动辄五六个小时的直播,但这不就是中国商业现下最大的下单群落么?

▲阿里巴巴CEO张勇曾傲骄地说:“拼多多就是在帮淘宝开拓农村市场,教育用户。”但富有意味的是,今年拼多多老板黄峥身家超过马云,变成中国第二富豪,这显示了选择下沉市场确实是未来的商业大势,因为中国人太多了。

就像拼多多,直播的商业模式瞄准的也是下沉市场,而且都在利用人性的弱点,人性的弱点是什么,就是不用思考就能占便宜嘛。

就像拼多多要拉人砍价一样,直播给人的感觉也同样是,在主播的嘴里,买任何东西都是在占便宜,而买得越多,占得便宜就越大,赶紧买吧!

所以,电影咖类的大明星到直播间是不适应的,但笑星到直播间就格外受欢迎,而比笑星还适合做主播的,无疑就是主持人了。

芒果台的娱乐主持人,基于平时的受众群,所以更容易在直播中受欢迎,所以在转行主播的主持人里,无论是退隐的李湘还是力图文化的汪涵都毫无疑问会是头部,二线主持如柳岩,就算非常努力也只能站稳第二梯队;而主打中产市场的李静显然无法在这个领域打响,当然她也志不在此。

所以,这说明主持人做直播,虽然有着很强先天优势,但也并非是人人都做得来。

▲直播需要极大的体力付出,走心才卖得好,但是太走心这样长时间的透支无疑对身体是一种催残,所以走心派累成这样了……/ 图源:QQ新闻

直播是一个太需要体力和耐力的项目,真的需要相当的精力和激情,还需要兴趣,对钱有兴趣,对做生意有兴趣,狂热的兴趣,如果你是文艺青年,你可能也无法忍受直播中的各种属于卖货的粗糙,琐碎和无趣。

所以这也是我不看好汪涵的原因,偶尔可以,长期真不行,必须要湘姐那样的好身体,气势磅礴且又不走心,才能气吞万里如虎赚尽这世间的钱。

最后多说一句片汤话:钱和便宜一样,是占不完的,身体健康最重要,悠着点喔。

编辑:dd 作者:dd
  • Tag:
收藏】 【挑错】 【推荐】 【打印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广信息
头条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排行榜